帮助学生克服厌学背后的“情绪障碍”

作者:陈水娜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31日 点击数:

一、个案描述

初二上学期的的一个周日下午,学生们都陆续进入教室参加自主学习,铃声已经响过一段时间,班中一位女生小烨带着书包,低着头,站在教室附近走廊,却没有进教室。我走过去,问她怎么了,她没有回答,只是低头不语,我想她大概是因为迟到怕被批评,就说:“迟到不要紧,赶快进去吧。”她还是没反应,我心中奇怪,却没有表露出来,只是轻言安慰道:“如果有什么事,相信老师,可以跟老师说说。”她还是静默。虽然她低着头,但我还是瞥见她的眼神里满是忧郁。

自从初一入学认识她,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她如此异常,此后我发现她的情况远不止如此,周日下午到校三天两头迟到,周日晚自习不来有时还叫她爸爸打个电话跟我说一声,有时干脆不到校参加自习;偶尔由爸爸陪着来,也是周一才来校;可转眼又说要请假,这里不适那里不舒服,问她什么难受,又说不出个所以然;心理脆弱,说不得,屡次迟到无故缺课,询问原因支支吾吾,但稍微批评一下,一说就眼泪簌簌。

我决定帮助她,先通过家访、电话联系了解她最近家里的情况,看看是否有何变故或不妥,与任课老师、生活老师多次交流,向我们班中的她的小学同学交谈,了解她的性格、交友、学习、家庭状况等,原来小烨小学时活泼开朗,成绩中上,爱好文学,还担任过学校的广播员;记得初一入学时成绩在班中尚可排在前十左右的位置,可是自从妈妈和她彻底分开异地生活,她就变得越来越不爱读书,曾经的创作小写手将她钟爱的文笔一度搁置,在自己的世界里沉默不语。

二、问题诊断

小烨的情况看似“厌学”,因为她不爱学习不是智力障碍所引起的,且厌学的情绪和行为已很严重,但这些又不符合学习障碍的基本类型——学习落后、动机不强、不守纪律等;况且厌学一般有一个较长且反复的过程,不可能在一两个月里突然表现如此强烈,所以可基本确定“厌学”只是小烨某种心理问题的外在表现,而不是真正原因。

人的心理和性格有相对稳定的区间,而小烨在校和在家与爸爸常出现激烈的抵触情绪,这是不正常的,她的表现符合“情绪障碍”的几个特征:1、在正常情况下或现实情境消失后,不良情绪会持续;2、持续地、长时间地表现出苦闷、沮丧情绪;3、衍生出与个人或学校问题有关的、因神经系统紊乱而导致的躯体症状(比如小烨会莫名奇妙地肚子疼或三番两次腿部受伤),对学习和生活产生了不利影响。因此可以判断,小烨表面上是厌学,实际上出现了情绪障碍。

三、原因剖析

原本开朗的小烨为何变得如此忧郁,且情绪如此过激?经过仔细调查了解,我大致理清了造成她情绪障碍的原因:

家庭因素】小学六年级因为父母的离异,对她影响很大,她嘴上不说,却变得少言寡语,爱好文学心思细腻的她总在网上个人QQ空间表露心声,抒写自己青春期的困惑,从前爱笑乐观的她变得自闭许多。跟爸爸在一起生活,可爸爸忙于生计,无暇关注女儿青春期的渐变,平时不仅忽略了正常的沟通,有时不顾情绪反常的小烨心理脆弱,采取简单粗暴的专制手段,妈妈再婚异地生活,对小烨少有关心,以致后来小烨对父母的说教充耳不闻。爸爸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忧心忡忡却又无能为力。

班级因素】小烨原来所在的寝室缺少积极向上的生活氛围,对家人对学习对生活缺少良好的舆论导向;对待她情绪不稳的状况和消极的学习状态,任课老师欠缺耐心和坚持,更多的是不满和指责;班级中少有同学关心她,个别男生故意恶作剧,甚至有言语排斥、污言秽语打击她的,致使小烨心灵孤独且受伤害。意志薄弱的小烨敏感的过激反应,又招致更多同学异样的目光,她无法承受这种“特殊”和“另类”,开始迟到,请假,常在周日下午要来学校时莫名其妙肚子疼或者嗜睡,闹钟都叫不醒;好不容易来校了,却连下楼走路时都会受伤,膝盖软组织挫伤、骨折;只要不来学校,她的身体就没多大问题,有人认为她装可怜,其实她是潜意识里抗拒学校,害怕上学,更想以此唤起离异父母的关注,让他们为了她有事儿可忙,不再无视她的存在。

个性因素】小学时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小烨有较强的自我意识,青春期的她遇事会偏激地维护自己的自尊,但又无法应对同学对自己的“另眼相待”甚至排斥打击。没有人关心她的心理感受,得不到任何人的帮助和安慰,敏感而又脆弱的她开始偏激地强调自己内在的主观情感,心中无法倾吐的诸多不满和不快一直压抑在心底……于是,她原本开朗的脸上写满忧郁,日渐孤独甚至偏执,周末回家经常长时间泡在网上,只为博取陌生人一点关注。

 四、辅导方案

这是一例青春期学生“情绪障碍”的案例。人本主义心理家罗杰斯认为,只要有合适的土壤,每个人都有自我成长的潜能。对于一个面临适应困难的个体来说,教师如果创设一种氛围,让她产生安全与接纳的感觉,就能帮助她充分暴露自己,从而自己看清自己的真相,并解决自己的问题。我对小烨的辅导方向是:以倾听、理解、共情为基本条件,围绕“营造温馨和谐健康向上”的寝室生活氛围,指导家庭教育,树立值得信赖的老师形象,指点人际交往技巧,减少她的情绪刺激,合理疏导负面情绪,帮助她自我认知,合理管理情绪,旨在通过直接引发情绪和情感的改变,促使其行为改变,进而改变其心境。

当然,解决任何一种心理问题都不可能简单地一蹴而就,因此我把近期目标定为减少情绪刺激帮助其摒弃对学习的恐惧情绪,合理宣泄情绪,建立对老师和寝室、班级的积极肯定情绪。中期目标是纠正小烨的错误人际观念,引导小烨自我管理、培养积极乐观理性的思维方式,最终让小烨能悦纳自己,合理掌控情绪,勇敢抬起头前行。

五、辅导过程

(一)家校联合,消除情绪刺激

1、目标暖人心     我确立的班级建设理念是:班级不仅是学生学业提升的平台,更是共享乐与忧的成长加油站,是温暖的家。建设的具体目标之一是培养良好班风,成为具有凝聚力的班集体。在这样的集体生活学习,个体才可能改变自己完善自我。

 2、正能量学生引领   通过一段时间观察了解,我借助一次机会给小烨寝室作调动,有意识地在她身边安排几位班中阳光正气向上的学生,接近她,和她多说话,一起就餐一起往返教室寝室,一起打扫卫生,一起吃零食……这几位学生会在个别品行不良男生对她冷嘲冷讽时,站出来提出严肃批评和指正,消除外围环境对小烨情绪的的不良刺激。班干部以身作则,模范带头形成浩然正气,能引领班级的正面向上舆论,有效遏制恶习,抵御言语冷暴力对小烨的伤害。

3、家长多配合    我多次与小烨的父母电话联系,也尽量找机会与他们面谈,告诉他们孩子的情绪、心理、情感比成绩什么的更重要,希望他们对小烨暂时不提学业;希望让他们明白每个人都有向善向好向美之心,最重要的是调整小烨的心态,振作精神,委婉指出他们家庭破碎对孩子身心造成的伤害,希望少些苛求和指责,多点沟通和谈心,多些鼓励和表扬;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教育观,把孩子的的思想感情精神需求放在第一位,虽然父母彼此已经分开,但是孩子还得关注关心,让小烨的情绪舒缓,才能抚慰情绪刺激带来的心灵伤痛。

   (二)细致耐心,引导情绪宣泄

1、用真诚和善意照亮心灵

真诚与善意是照亮学生心灵的第一道阳光。当我深入了解小烨具体情况后,采取“降低要求”的特别措施:(1)区别对待小烨的迟到现象;(2)如果周日下午应该到校自主学习时间,她不能及时到,只需要当天打一个电话告知我,但是必须是家长了解情况,在家有人监护。(3)与任课老师交流,希望特殊对待,有必要时在学业上对她“网开一面”,暂时不对小烨提与其他同学相同的要求;(4)和班干部、课代表商量,不因她晚交作业、不交作业或迟到等去批评催促。

努力有了一些效果,有一次在闲谈中她突然抑制不住哭了起来,我认真倾听她的诉说,不断给她递纸巾,终于弄明白,原来是几个同学对她父母的事说三道四,让她受不了。我当即问她班里和谁关系最好,我就更换小烨的位置,两位好友分别坐在她的旁边和身后,对她进行”保驾护航”。还有一天,小烨居然利用午饭后时间,早到教室补作业,我由衷地夸她懂事上进,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,我觉得小烨正逐步接纳并认可老师,渐渐打开了心门,她的喜悦使我相信她原本是个开朗的孩子,只不过是短时间所受挫折没有合理宣泄负面情绪。

2、用细腻和坚持感动心灵

受过伤的心是脆弱而多愁善感的。幼苗需要润物细无声的春雨,我关注着小烨的情绪波动,却不敢过多干预,怕她敏感,怕她有依赖性。每次收到小烨在QQ空间的留言或者浏览她的空间文字后,我都字斟句酌地回应,发现她的细微变化,我坚持传达我的关爱与宽容:一个鼓励的眼神,一句关切的问候,一抹灿烂的微笑,一个激昂向上的手势……

面对她的“反复”,我一直坚持着,坚持赏识她较强的动手制作优点,发现她与众不同的文学创作才华;坚持相信她,把赞美留给她,让她在肯定赞扬中继续发挥优点与长处。我希望以此使她的精神得到振作,渐渐帮助其摆脱恶劣心境,强化其战胜自我的勇气。一段时间后,渐趋温暖的家庭、学校生活环境使她心境慢慢平和;我毫不吝啬的零起点表扬,渐渐充实着她的自信,她不再低头不语,眼睛里有了神采。

(三)指点交往,控制情绪冲动

     班级中个别学生还会忍不住“骚扰” 小烨,小烨也会暗自抵抗,不知不觉中故态复萌。

有一次我趁着她心情大好,与她交流人际交往的一些基本道理。“知道为什么同学老是说你吗?”“他们看不起我,说我胖。”“有几个同学确实太无礼,不懂尊重他人。你很在乎他们的看法吗?”小烨摇摇头。“知道吗?你情绪过激的表现,恰恰是这几个不尊重你的人想要的结果。我们每个人都会被人品评,当别人不尊重你时,你是什么感受?”“我……我很生气!”“那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呢?能不能先离开?或者找老师?还是像以前那样毫无意义地继续争辩?”“哦,要学会转身,是吧?”“对,你真聪明!下次试试!”

除了这种交流,我还注意借突发事件对他进行合理换位思考的交流。一次周末逛街,偶遇小烨的爸爸,提起小烨,爸爸向我无奈抱怨,说是小烨没和爸爸参加叔伯家的聚餐,自说自话去参加同学的生日了。我随即打电话给她,说我到她家了让她回来。她回来了,气呼呼地嘀咕了几分钟,不情不愿地站在那里,看也不看我一眼。我严肃地说:“老师没有事先打个电话,不知道你晚上的安排,打扰你了。但是你只想到了自己的安排,有没有想过爸爸,爷爷奶奶叔伯哥弟都在的家庭聚会,爸爸几天前和你提过的,你却只顾自己的想法,你为爸爸想过吗?”之后,我就离开了她家。

周一回学校,我又旧事重提,想不到小烨主动承认自己的错,表示以前很少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,我上次说的话她记在心里。我顺势而上,和她聊起有关“换位思考”理解他人的话题,告诉她只有正确理解他人,才会正确看待自己与别人,才能开心快乐。小烨浅浅一笑,似乎心有所悟。

六、辅导效果

     又一个月过去了,小烨和她要好的同学一起创作、排练心理剧,准备参加全校比赛,排 练间隙,她和几位女生谈笑风生。过去孤独的她现在周围出现一帮同学,她们同进同出,有时还相约周末去家里玩几位女生感叹:“以前也觉得她挺可怜,想帮助她,但她样子不讨人喜欢,有时还对人爱理不理,现在愿意与我们打交道了,其实他还是挺可爱的。”极个别欺负过他、和他对立过的男生说:“以前总觉得她可以迟到或不来校,特牛,现在她也和别人没有什么不同,我们那样做也没意思了。” 任课老师高兴地说:“ 小烨居然按时交作业,主动问问题啦!”小烨在班级中找到了自己的角色和价值,开始合群了。她妈妈电话中说自己很后悔一段时间对女儿的冷漠,说自己现在很开心女儿终于变了, 说小烨肯主动联系没有一起生活的妈妈,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。

我也在慢慢取消对她的特殊照顾,周日下午规定时段,小烨总是及时到校参加自习,哭鼻子闹情绪的次数越来越少了,初二下学期的期末统测,小烨的语文在班中成绩名列三甲,她的薄弱科学成绩也取得了极大进步,让科学老师大感意外,在班中作为学科进步典型来表扬。初三了,她已和大家打成一片。

我真心为她高兴,高兴之余不禁感叹,学生的问题往往是家庭、班级连锁引起的。任何一个环节教育不力或不当,都会出现教育问题。班主任只有把班级变成有凝聚力的温暖集体,优化育人小环境才能避免学生受到伤害。我们要相信学生,给学生成长的空间和时间。每一个生命个体内在都蕴含着生命发展健全的可能性,不同生命个体,其发展的可能性是不同的。教育,是“慢的艺术”,需要耐心的等待。等待,意味着对孩子的信任,等待的过程实际也是暗示学生认识自我的过程。学生的聪慧悟性、灵敏直觉、丰富情感、健康人格、良好个性,无不是在等待中得以显现的。使学生获得自我了解和生命的觉醒,教师的智慧和伟大就在于此。

 

[关闭窗口] [添加收藏]
更多